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职称论文 > 艺术论文 >

论徽派绘画中的艺术错觉表现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12-19 17:04 阅读: 次 【加入收藏

  摘要: 徽派绘画艺术作为中国水墨画派中一门特殊的绘画门派,其历史悠久。徽派绘画画风以线条笔法取胜,艺术家们将线条运用到极致,并且采取惜墨如金、枯墨枯笔在纸上揉擦的方式将山水画中的空间错觉效果以及色彩才能够体现的明暗效果表现出来。本文通过分析徽派绘画艺术中的几位重要大师的作品,阐述徽派绘画艺术是如何通过线条与墨法的运用来体现画面中的空间错觉、视错觉以及这其中的趣味错觉。
  
  关键词: 徽派绘画; 错觉; 线条; 墨法; 趣味。
  
  艺术家为了更为有效地传递可见世界的信息,通常会发明出许多相应的方式方法,并将其与人类自身的投射机制与心理作用相结合,从而更为有效地表现出可见世界之中不易被人发觉的生命力。然而想要表现可见世界的生命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此,艺术家在用手段进行错觉的表现之中尽其所能地寻觅一些特殊的手段来凸显艺术错觉的表现力,这其中,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手段之独特堪媲美于任何西方艺术,是任何其他艺术形式所难以企及的。尤其是中国艺术理论讨论的笔墨不到的表现力———“无目而若视,无耳而若听……实有数十百笔所不能写出者,而此一两笔忽然而得方为入微。”这也正是中国水墨画的艺术错觉———充分体现了中国水墨画中的“意念在,可以免动笔”的境界。正如我们所知,在中国水墨画的各种流派之中,徽派绘画艺术是以用墨用线而着称的。在徽派绘画艺术领域之中诞生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家,如李流芳、程嘉燧、李永昌、渐江等。
  他们不断开拓着属于自身的艺术技法,所创作出的艺术作品展示出属于他们时代的艺术趣味,他们通过特殊的绘画技法所展示出的艺术趣味又与艺术错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徽派绘画艺术是如何通过线条与水墨的运用体现出艺术之中那种令人称道的错觉表现的呢? 这样的一种错觉的表现又带给了观赏者怎样的艺术趣味? 通过这样的艺术形式艺术家又能够表达出怎样的一种艺术意境呢?
  一艺术家要想创造一些具有独立存在价值的作品,就必须要找到适合于匹配可见世界景物的东西,这也是英国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所指出的“先制作后匹配”的原则。
  匹配过程本身是通过图式与矫正的方式来进行逐步完成的。在这一过程中,画家就要将观画者所需要的想象空间留下,并且通过绘画之中用线用色等绘画手段将所需要的投射暗示给观画者。
  绘画是一种无声的艺术形式,当观赏者观看绘画展览时,人们已然发现不完整的绘画在很大程度上更加能够激发观者的想象力,令他们投射出没有表现出的物像。要想开动这样一种投射机制,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其一是必须让观看者明确感知到如何填补遗留的空白,其二是必须留给观看者一块空白或不明确的区域,使观看者向上投射预测的物像。
  这一投射与暗示的理论与中国水墨画所主张“意到笔不到”的艺术理论不谋而合,中国的绘画艺术大多是鼓励艺术家让观看者自行进行补充和投射。洁白的宣纸与绢素上所留下的片片空白和笔触一样,也是物像的一部分。在徽派绘画艺术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其线条与水墨结合的运用为人们营造出了一种怎样的艺术错觉效果。徽派绘画艺术于晚明时期发展盛行,安徽南部与南京地区在这一时期都成为木刻印刷技术较为发达的先进城镇,其在技术与美感方面也达到了当时的最高水准,因此引起了当时徽派画风以线条笔法取胜的作画特点,其画作之中几乎没有明暗对比与中间色调。
  徽派画家大多采用惜墨如金、以线条为主的画风,这一画风在明代书画家程嘉燧的画作之中表现尤甚。程嘉燧常用“风神”一语评诗论画。“风神”一词在中国艺术领域之中可视为对艺术作品的最高评价。
  其所要说明的是人们在山水画中所希望表达的精神境界的重要性。与“神”相关的是“气”。那么何为“气”? 是指有活力,有生气。程嘉燧在对于董其昌的艺术风格进行赞扬时说到“气骨清远”。晚明画家也一直在追寻这样的一种能够表现出生气灌注的景物。程嘉燧认为山水的表现应当介于形似与神似之间,要能够表现出山水的生命力与精神气脉。程嘉燧自身也极善于运用“笔墨沉着”来把握画面之中虚实程度。程嘉燧的绘画成就颇高,顺其自然便出现了各种求画者向他求画,照理说,只要他愿意相赠,凭他的绘画技术,应当很快便可完成。
  但事实并非如此,“即便是老友索画,即便是分文不取,程嘉燧也有‘经岁不能就一纸’的情况。”在《程嘉燧全集》中松园浪淘集卷十六题烟岚小幅寄比玉中所写:“乞我寒江画钓丝,只缘矜慎转多时。村烟岚翠无人管。聊准偿君失画诗。”由诗题与自注可知这是宋珏有所催促,程嘉燧方觉不安,翻出自己的“烟岚小幅”寄去,聊作弥补之情。
  程嘉燧一生创作数量不多,其传世作品则更少。他的真迹大多为山水题材,以细笔刻画的简单景致,有时也设色淡染。在他的一部创作于1639年共计十幅册页的山水人物画册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其运笔线条结实但又不失变化,近处的山石线条厚重,而远处的则越隐越淡,只运用线条便体现出了一种空间错觉感。画面中以惜墨如金的方式,运用枯笔枯墨在纸上皴擦,从而营造出一种似有似无的明暗对比感,而这样的一种画面之中明暗对比感给观赏者营造出一种山云水汽蒸腾的错觉之感。
  我们从中可以看出,气、神会依附形体但又与形体有别。程嘉燧的画作侧重于“气、神”二字,却又包含了韵味之意。通过突出山水之中的“气、神”之感以达到表现“韵味”的错觉之意。将生气赋予山水画面之中,犹如人有经脉、有骨,便有魂魄、有神。这便是“风神气骨”。在程嘉燧的好友李流芳的画作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艺术错觉中所体现的意境是如何通过山水画的笔墨进行表现的。唐代画家张璪曾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揭示出了中国山水画与山水情境之间的密切关系。中国艺术家的“外师造化”应当看作是“超现实主义”,而不应当简单地看作“现实主义”。徐建荣先生论述李流芳的画学思想时认为:“画会之真山真水总不似,画会之古人总不似,画会之诗总不似。”是李流芳画学思想的核心。“似”是再现,“不似”则强调的是一种主体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