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量仿制我们网站案例,请客户认准博士论文网唯一官方地址:www.boshilunwen.com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职称论文 > 职称论文 >

浅析时政期刊对官员形象的建构

来源: 博士论文网 时间: 2017-11-14 14:10 阅读: 次 【加入收藏

   官员形象可分为现实生活中的客观形象、媒介形象和公众形象,其中官员的媒介形象传播最为广泛,公众对官员的认识往往基于媒介对其建构,本文所探讨的“官员形象”主要是指官员的媒介形象。所谓的官员的媒介形象是指“在大众传播媒介中塑造并展现出的政府官员的人格形象,它是以官员的现实形象为基础而在媒介传播中传递出来的形象,并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社会公众对官员的社会评价与心理认同。”①

  
  政府官员是我国时政期刊报道的重要议题之一,但是目前学界对时政期刊官员形象构建问题探讨相对较少,这也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一定空间。创刊于2000年1月1日的《中国新闻周刊》是中国时政期刊的翘楚,该杂志定位于信息管家、时事顾问、意见领袖,旨在构建中国权威时政传媒,具有较强代表性。本文选择以2015年的《中国新闻周刊》为样本,采用定量分析与文本分析相结合的方式,探析传统时政期刊对官员形象的建构问题。
  
  一、《中国新闻周刊》呈现的官员形象分析
  
  笔者对《中国新闻周刊》2015年全年48期的报道进行了关于政府官员的梳理,据不完全统计,48期中涉及政府官员形象的报道共有37期,占比约为77.1%,而关涉到政府官员形象的报道有83篇,其中正面形象报道有33篇,约占39.8%;中性报道16篇,约占19.3%;负面报道34篇,约占41%.从数量上看,关于官员的正面报道与负面报道数量相当,这说明《中国新闻周刊》进行报道时是精心挑选官员样本的,力求在报道中实现平衡,以呈现多元复杂的官员形象。
  
  (一)对官员形象的正面报道
  
  与党性强的纸媒着力报道的思想作风过硬、工作表现突出、积极服务群众的典型不同,《中国新闻周刊》中官员正面形象通常是改革者的形象。这里面既有自上而下突破重重阻力进行制度革新的政府高官,如《改革者乔石》《万里:改革的破题者》《尉健行:改革路上的力行者》;也有自下而上身体力行揭示社会弊端推进社会治理的普通官员,如人物特稿《李春元:一个环保局长的小说“呐喊”》,讲述河北省廊坊市环保局副局长李春元写小说宣传治理雾霾的故事。作为一份新锐时政期刊,《中国新闻期刊》不仅仅只想做一个观望者、记录者,也希望参与到改革的进程中,积极发出自己的声音。积极报道政府官员中的改革者,体现了时政期刊的责任与担当。
  
  (二)对官员形象的中性报道
  
  《中国新闻周刊》关于官员形象的中性报道则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是对官场的深度分析,挖掘时政新闻的背景与内涵,如《“60后”中坚力量》《中央委员中的“60”后》等报道透过官场人事变动,探究中共干部队伍年轻化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对已故政府高官的报道,如《访问万年陈伯达》《万里“解放”之后》,这些人物报道不置褒贬不预设立场,通过冷静客观的笔调展现特殊历史时期人物的言行。
  
  (三)对官员形象的负面报道
  
  对于官员形象的负面报道,主要集中在对官员腐败的报道,特别是在各领域产生重大影响的贪腐事件,比如2015年首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原南京市市委书记杨卫泽,体育界“首虎”、原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等。除此以外,对政府高官行凶杀人、官场买官卖官、官员自杀等负面事件,《中国新闻周刊》都进行了深度挖掘报道。
  
  通过对2015年《中国新闻周刊》涉及官员形象的新闻文本进行梳理之后,我们发现该期刊呈现了多元复杂的官员形象。“官员的媒介形象体现了传播者某种意识形态的架构选择”②不同于党性强的媒体所报道的官员脸谱化、扁平化,市场性强的媒体所呈现的官员形象低俗化,《中国新闻周刊》秉持客观理性的风格,既展现官员积极进取锐意改革的正面形象,也报道其贪污腐败违法犯纪的负面形象,同时通过对政局的深入分析,让读者对官场对官员形象有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
  
  而《中国新闻周刊》所建构的官员形象又充分展现了杂志自身的价值追求。《中国新闻周刊》以深度报道见长,强化对时政新闻的报道,通过对官员正负形象的建构,积极探究其背后深刻的社会内涵和制度问题,为改革发展建言献策,努力彰显其意见领袖的作用。而积极参与时代进程,也是我国时政期刊共同的价值追求,不论是《三联生活周刊》,还是《南方人物周刊》,都做改革发展进程中的参与者。
  
  二、《中国新闻周刊》对官员形象的建构
  
  框架理论认为,“大众传媒的新闻报道不是对现实的‘镜子式',而是根据一定的新闻立场和新闻价值标准对各种事实进行取舍和加工的过程。”③政府官员普遍具有丰富的从政经历和复杂的人际关系,进行相关深度报道往往会遭遇公权力掣肘,新闻记者需要突破信息封锁在错综复杂的事件中选取加工信息,重新构建官员形象并赋予其价值意义。
  
  《中国新闻周刊》由中国新闻社主办,该社是我国内地仅有的两家通讯社之一。依靠中国新闻社强大影响力,《中国新闻周刊》往往能够获取大量独家资源,在深度报道中做足文章。在对官员形象建构过程中,《中国新闻周刊》采取多种表现形式,展现一个个有温度有深度的政界人物,给人以深刻反思。
  
  (一)多角度立体式塑造官员形象
  
  2015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陈云诞辰110周年。《中国新闻周刊》以“求实者陈云”为题,对陈云进行专题报道,共5篇文章。第一篇以《中共头号经济专家陈云》为题,报道陈云在建国初期至改革开放初期在经济建设方面的贡献。第二篇以《延安的中组部部长》为题,对陈云在担任中组部部长期间积极发展党的队伍吸收知识分子的工作进行报道。第三篇则以《晚年陈云与邓小平》为题,报道两人相互扶持并肩推动改革开放。第四篇则以《中纪委九年》,重点报道陈云在恢复工作之后平反冤假错案打击冤假错案。最后一篇《评弹里的性情陈云》则报道陈云的个人爱好评弹,在陈云生命的最后日子里,病房里堆满了评弹磁带。这组关于陈云的报道跨越半个多世纪,从多个角度、不同层面勾勒出作为职业政治家的陈云的伟岸形象,同时通过对他对评弹的热爱的重点报道,使陈云的形象更加丰满可感,可亲可敬。
  
  不仅是正面人物,对负面人物也是进行多角度报道。一方面肯定官员的业绩,另一方面尖锐剖析其贪污腐败行为。如在2013年对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的专题报道《“双面”刘志军》,既肯定他推动高铁建设的贡献,又深刻剖析其进行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行为。总的来说,从多个角度立体式塑造官员形象,已成为《中国新闻周刊》进行相关报道的基本风格。
  
  (二)进行制度层面的深度分析
  
  时政期刊以深度报道见长,特别是面临新媒体的冲击,时政期刊只有在深度上下功夫才能保持自身核心竞争力。原央视副总编辑孙玉胜认为,对于读者来说,“深度不是呈现在文本中的那些艰深的话语和生涩的文字表达,而是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的深刻。”④
  
  对官员进行报道,特别进行负面报道时,《中国新闻周刊》并没有着力对官员的贪污腐化行为进行细致描写,往往点到为止,而是着重于新闻的背景,分析其中的利益矛盾和各种关系,从制度层面进行深层次挖掘。因此,对官员进行负面报道不是为了揭丑,而是通过负面报道来探究背后的制度缺陷,并提出针对性解决办法,以实现其意见领袖的价值追求。
  
  正如探讨官员腐败问题时,该期刊指出,“没有一个良好的制度,在严苛的治腐措施也无法跳出过往几千年重复循环的死结,编织制度藩篱,构建预防腐败的科学体系……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之道。”
  
  在对原南京市市委书记杨卫泽落马的报道中,以《南京迷途--一个书记的落马和一个城市的迷惘》为题进行封面报道,将主政者个人命运与城市命运结合起来,充满历史纵深感与现实价值。文章说,在俩人跌宕的仕途背后是一个城市的曲折命运,要藉由他们检视官场的轮替,反思功过,当政者应摒弃急功近利的心态,找出一条最适合的城市发展道路。
  
  结语
  
  信息时代的官员形象已经不仅仅是官员的个人行为,而且影响着社会公众对官员形象的体认以及良好国家形象的建构。目前我国官员媒介形象呈现明显分野:以党报为代表的党性较强的媒体着力于报道官员的正面形象,但是容易呈现官员形象刻板扁平;以网络媒体为代表的市场性较强的媒体则尤为关注官员的负面言行,广泛传播一些官员的雷言雷行,多呈现官员的负面形象。
  
  而以《中国新闻周刊》为代表的时政期刊在官员形象构建上秉持客观冷静的风格,塑造立体多元的官员形象,并积极探究官员背后隐藏的深刻的社会内涵和制度问题,从而参与改革进程实现自身价值。这种人物报道模式应进一步强化,同时要注意深度性与可读性之间的平衡,从而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实现品牌效应,以应对新媒体日益猛烈的冲击。
 
  注释: 
 
  ①蔡之国.官员的“媒介”脸谱与国家形象[J].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7期,第76页. 
  ②同上,第77页. 
  ③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4月第2版,第208页. 
  ④王建.从《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看公共人物形象的建构[D].兰州大学研究生学位论文.2013年6月6日,第19页.

相关论文阅读